首页  »  古典武侠  »  【这样的异界一定哪里有问题】(02)【作者:wdilb】加载中加载中
【这样的异界一定哪里有问题】(02)【作者:wdilb】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446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卡萝睁开眼,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无比美丽的身影站在自己面前,魅魔的女王——凛。卡萝动了动自己的身体,发现自己被一丝不挂的挂在了一个类似于地牢的房间中,这个房间没有窗户,光线来自于固定在天花板上的魔法灯。自己双手被绑住拉过头顶,被一根从天花板上拉下来的锁链给吊住。卡萝叹了口气对站在眼前的魅魔女王说道「我知道当初我的做法对你们族群造成了很大的伤害,我无意辩解什么,你如果想报仇的话就冲着我来吧,起码放过我的那些妻子,她们是无辜的。」凛似笑非笑地对卡萝说「离开我她们大概一天都活不下去吧,你要对我们魅魔一族的调教技术有信心才行。因为接下来你马上就要亲身体会了,第一天的话就从最最简单的疼痛调教开始吧。不过虽然我觉得你不会答应,我姑且还是问一句,你现在开口叫我主人的话今天就放过你了如何?」卡萝别过头去没有理会面前的凛。  看着这样的卡萝,凛开心地说道「很好,刚才我还在想要是你真的开口喊了我可是有点舍不得放过你呢。那就让我们开始吧。」说着凛就迅速抽了萝身几个耳光,卡萝不屑地看着凛,仿佛在嘲笑她所谓的调教技术仅仅就是这样,卡萝身为女武神,一生经历了大小战役无数,自认为绝对不可能屈服于蛐蛐的疼痛。魅魔女王看着她的眼神很开心地笑了笑「到时候你就会体会到这轻轻的打击都有多么的痛苦了。」说完她的魅魔尾巴开始变长,然后被她当做鞭子狠狠地抽在了卡萝美丽的身体上,打出了一道道的鞭痕。这么一点疼痛对于卡萝来说当然还算不上什么,她只是感觉到了无比的屈辱,被脱光衣服吊在房间中任人抽打什么的。抽打了一段时间,将卡萝娇嫩的身体抽打的都是鞭痕以后。卡萝也只是微微喘息,不曾向魅魔女王做出任何示弱。凛挥挥手发动了魔法,数根黑刺从空中出现并在一瞬间狠狠地刺穿了卡萝的琵琶骨与身体的各个关节,  「啊…」喊声刚刚出口,卡萝就紧紧咬住牙关,她才不会向面前的少女屈服,紧紧是刺穿了身体一些部位而已,在战场上自己也是经常受伤的,要不是太过突然这些疼痛根本不算什么。紧接着凛又释放了一个加速卡萝身体愈合的魔法,卡萝被刺穿的部位都迅速结巴并愈合。然后魅魔女王又挥了挥手,那些在卡萝体内的黑刺又迅速地拔出了卡萝的身体,然后在卡萝还没来得及平息身体的这波疼痛的时候又迅速刺入。卡萝额头上留下了冷汗,嘴唇也咬出了血,但是还是没有发出声音。魅魔女王又重复了这个行为几次,发现除了让卡萝留下了更多冷汗以外并没有取得其他成效便停止了这个行为。卡萝仿佛获得胜利似地朝凛笑了笑,凛也对她笑了笑。在卡萝的笑容还没有褪去的时候,空中出现了几个滚烫的烙铁,狠狠地印在了卡萝身上。  「啊啊啊!」卡萝终于没忍住大喊了出来,作为女武神虽然卡萝的确经常受伤,但也像是魅魔女王说的一样女武神的一生顺风顺水,哪里又经受过什么刑罚,她能理解的疼痛最多也就是身体被刀剑穿过的疼痛,她又怎么能理解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不是为了杀死敌人而造成的疼痛呢。在烙铁从卡萝身上离开还没多久,她就全身被浇了一桶冷水,瞬间的冷热交替,让卡萝发出更大的喊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卡萝的喊声持续了数分钟才结束,这时候她身上烙下的字已经清晰可见,分别是母狗女武神、凛女王的小母猪、魅魔族公用便器等字眼。在卡萝那美丽的身体上这些烙印显得非常刺眼。这时美魅魔女王再次开口道「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应该叫我什么?」卡萝内心想着不过就是叫一句主人吗,又不会少块肉,屈服了就不用受这么多痛苦了然后开口喊道「你这混蛋、恶魔…」凛仿佛很满意地笑了笑「不愧是女武神啊,既是是谩骂也只能说出这种词汇,何况我本身就是恶魔咯~ 」  然后不等卡萝开口,又有数根较细的黑刺狠狠刺进了卡萝十指的指甲盖下面,所谓十指连心,这一下的疼痛远远超出了卡萝的承受范围。卡萝发出撕心裂肺的喊声,但是魅魔女王并没有怜悯她,这十根黑刺又用力上挑,把卡萝的十个指甲全部掀翻开来。在卡萝的大脑还没来得及处理这一波痛苦的时候,空中又再次出现了数个烙铁狠狠地印在了卡萝身上,并且这次烙铁上附带着治愈魔法,一次次地治愈着卡萝又一次次地灼烧她的肌肤。卡萝已经涕泪横流,发不出像样的喊声,她再也顾不得那可笑的尊严,用尽全身力气向魅魔女王哭喊求饶道「主人!主人!啊啊啊啊啊!主人!啊啊啊啊!」  凛停下了折磨卡萝,然后等待着卡萝缓过气来,过了有十来分钟以后,卡萝才停下了哭喊,凛用手指抬起卡萝的下巴,让她直视自己并问到:「该怎么称呼我?」  「主人…」  卡萝小声地喊道,并移开和魅魔女王对视的视线,她是真的有点害怕了,反正喊一声主人也不代表什么,只要她的内心不真正屈服于魅魔女王就好。凛从她的眼神中看到害怕和顺从。凛满意地点点头说道:「不错,那我们继续吧。」  卡萝惊恐地看着她「哎!怎么这样?」  「刚才最后的机会你可是没有把握哦。」然后不等卡萝回答就打了个响指,瞬间一股极大的电流就通过了卡萝的全身,卡萝张大嘴巴做出大喊的模样却发不出声音,这种电流和卡萝以往体会到的闪电魔法完全不同,不是以杀伤敌人为目的的瞬间电流,而纯粹是以让人痛苦为目的的电流,持续不断地在卡萝身体各个部位流过,又不杀死卡萝。卡萝的整个身体都已经失控,做出的行为都不再受到她的控制,她的脸上流满了鼻涕与泪水,下体也瞬间失控,尿液直接喷洒在自己腿上,但是卡萝根本没有时间来体会这种被迫放尿的屈辱。捆绑在卡萝手上的束缚被解开了,卡萝一下摔倒了地上,她刚翻滚两下,还插在她身上的黑刺又给她带来了更大的痛苦。她只能去竭力控制住自己的身体不再乱动,又要分心去控制身体,又要承受这种全身的剧烈电击,让卡萝的大脑仿佛浆糊一般要停止运转,甚至她想着能停止运转就太好了,然而现实是残酷的,魅魔女王又轻轻打了个响指,卡萝的大脑瞬间变得无比清晰,她知道自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昏过去。  卡萝就这样躺在地上,身上的各个洞里都无法控制地流出各种体液,她张大嘴直直地盯着魅魔女王看,眼神中满是屈服的神色,仿佛在无声地喊道「主人请饶了我吧」。凛发出愉快的笑声说道「哎呀,我的小母猪这样看着我,令我也有点可怜她了,这样吧,你就像小狗一样过来喝掉这碗水就先暂且放过你好了~ 」说着她从异空间拿出一碗水放到身后,并且微微岔开腿站在了碗前。卡萝明白了主人的意思,如果在以往她一定会觉得这无比屈辱,但是现在她根本没空去思考这些东西,她能思考的事情只有一件,那就是赶快爬到主人脚下去喝那碗水。她调用全身力气来摆正自己的身体并朝着魅魔女王的胯下爬去,用上了她那超越圣阶的所有的发力技巧,艰难地爬行着,一路留下了各种体液打湿了地面,她终于来到了凛的脚下,自发地艰难地控制着身体亲吻了凛脚前的地面,然后将头伸过凛的胯下,像小狗一样用舌头去舔舐那碗水。在将水喝进嘴里的瞬间,卡萝身上的各种魔法就都被解除了,除了那烙铁印下的侮辱性字迹,身体就恢复如初,卡萝感觉自己仿佛到了天堂,忍不住多舔了几口那碗水,然后才意识到自己像是小狗一样在当初自己看不起的魅魔一族的女王的胯下,按照女王的命令用如此屈辱的姿势在喝水。想到这里卡萝的脸上瞬间布满了红晕,然后她更不好意思抬起头或者退出去,只能继续地舔着碗,水都早就被舔干净了还在舔…渐渐的卡萝觉得身体有些不对劲,仿佛全身都有细微的刺痛,不过感觉不是很强烈。头上传来魅魔女王的轻笑声「小母狗还真是喜欢在主人的胯下进食啊,碗里的那些液体可是很宝贵的哦,是我们魅魔族的特产呢,平时都是用一两滴加在食物里面,就可以极大地放大生物的快感哦~ 你一下喝了这么多,大概连空气都能带给你一些痛感吧。」  在卡萝的脑子还没有想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凛又用尾巴当做鞭子抽在了卡萝身上,轻轻的几下挥舞,却让卡萝感受到了比刚才更可怕的痛苦,卡萝的哭喊声又响彻了整个地牢,卡萝觉得如果不是魔法的影响,她一定已经在人体的保护机制下昏过去了,但是现在她连昏过去的权利都没有。  凛俯下身靠近卡萝,用手轻轻抬起了卡萝那布满泪痕的脸蛋,在卡萝害怕的发抖时一下吻在了卡萝那娇艳的红唇上,这一下完全出乎了卡萝的预料,但是她马上又沉浸在了魅魔女王香艳的吻中。她贪婪地吮吸着魅魔女王的口水,这大概是自她醒过来以来感受到的最美妙的时刻,她已经忘记了一切其他东西,只想着永远保持这一刻不要结束。随着吻的持续,卡萝感觉体内那超越了圣阶的魔力都被渐渐抽取了出来,「啵」的一声魅魔女王结束了这个长吻,两人的嘴唇之间拉出了一条淫秽的丝线,同时凛的嘴前还漂浮着一团七彩的光球。卡萝知道那是自己一直以来修炼的魔力,她只能绝望地看着魅魔女王无助地喊着「不要……不要…」。  凛对她笑了笑,握住那光球轻身走开远离了她几步,然后用魔法召唤出一张椅子,优雅地坐到了椅子上,然后一挥手在卡萝和她之间的地板上召唤出了一地的碎玻璃渣和钉子。她松开手就这样让卡萝努力了一生的光球随意地掉在了地上,卡萝的视线一直紧紧跟随着那个光球,只见光球上方出现了一只完美的玉足,魅魔女王翘起腿来玉足正好悬在光球上空然后开口说道「你有三十分钟时间爬到我脚下来,然后亲吻我的脚底,否则我只好就这样踩下去了~ 」  卡萝什么都没想就往魅魔女王脚下爬去,她不能失去她修炼来的魔力,不然一切就全部都结束了。刚一爬到那些玻璃上,巨大的疼痛就瞬间冲跨了卡萝对身体的控制,那种刻骨铭心的疼痛让卡萝再也没有勇气挪动一下身体。但是看着那玉足下的光球,卡萝知道她不得不继续前进。卡萝的全身都布满了冷汗,泪水冲刷着美丽的脸蛋,下体也早就决堤了,尿液与淫水都断断续续地自那幽邃的洞口中流下。不知道经过了多久,卡萝的大脑早就无法计算时间的流逝,她只知道她终于爬到了主人那白皙的玉足的下方,只有一路上被卡萝的各种体液打湿的地面记录着少女的努力。卡萝只觉得终于可以解脱了,只要她亲吻那上方的足底,什么屈辱与否早就没有考虑了,卡萝只觉得那是世界上最美丽的事物,能带她脱离这个地狱。卡萝闭着眼朝着那足底吻去,却久久没有触碰到那玉足,卡萝不解地睁开眼睛,那美丽的足底就这样悬在卡萝面前,但是她无论如何都无法亲吻到它。  凛恶意地对卡萝笑了笑「小狗狗可没有向主人请求赏赐你亲吻我的足底哦,你可是不配亲吻它的,恩,正好时间也到了~ 」说着魅魔女王的玉足就毫不留情地落下,一下踩在了那光球上,光球仿佛不甘心地扭动了一下,然后还是消失了。卡萝眼神空洞地看着,随着光球的破碎她的矜持与尊严也一同被踩碎在了玉足下,她的内心已经彻底绝望,只想着:是呀,早就该放弃了,对抗主人什么的根本是不可能的,自己修炼这么久也抵不过主人玉足的轻轻一踩。已经没有办法了,自己也许生来就是为了成为主人的母狗的,自己应该感受到荣幸。自己这卑贱的身体,用尽一切奴隶爬行到主人脚下也不配去亲吻一下主人的足底……  魅魔女王看着卡萝的眼神,满意地点点头,小声呢喃到「比想象中的还要脆弱呢~ 不过再玩下去就要坏了吧,明天该换温柔的调教了~ 」然后低头对着卡萝说道「你觉得在你现在的感官放大下,我们再来一遍一开始的调教如何?」光是想象就已经让卡萝下体失禁,连求饶的话语都无法发出,然后卡萝停止了思考。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