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妻女友  »  【妻子的生意经】(完)【作者:上海纽扣】加载中加载中
【妻子的生意经】(完)【作者:上海纽扣】

提示:图片采集于互联网,内容可能含有裸聊、找小姐等欺诈性广告,请各位不要打开以免上当受骗,祝大家生活性福!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按照以下方法,记住本站永久域名!方便随时找到黄色网!避免走失!

网址格式:www.AV888+任意字母.com 例如:www.AV888a.com www.AV888b.com www.AV888c.com ...等等

字数:7756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妻子的生意经  「做了这么多年生意,也没想到今年的生意这么难做,一天市场也不见几个人。」妻子苦恼的说着。  我安慰妻子,「淡定,要淡定呀!」  正说着话,就看见有三个人转了过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两个二十多岁的小情侣,只见这中年人看见妻子,眼睛直直的就移不开了!  妻子看见来人,嘴里说着,「里面请,进来瞭解一下吧!」说着话迎了过去。  今天妻子穿着一件雪纺连衣裙,只见那V领衬托着小巧脸型,行走间飘逸灵动,脚下穿着一双一字扣,银色性感鱼嘴凉鞋,那个漂亮迷人呀!  那中年人进来伸手说:「老闆娘好呀!」  妻子一看他伸手,连忙伸出玉手握着他的手说:「你好,你好!」  那中年人道:「我姓赵,我女儿要买一套结婚用的傢俱,美女老闆娘给介绍一套好的。」  妻子笑着说:「赵哥,包你满意。」  进门后看了几款床,赵哥都不太锺情,妻子道:「赵哥,我库房有一款新的,要不我领你看看。」  赵哥说:「行,你们先看别的吧!」  赵哥跟妻子边走边交代那俩小情侣,我和店里的服务员带着小情侣接着选,沙发,电视柜,衣柜,鞋柜,茶几等,一晃就半小时。  只见妻子和赵哥说说笑笑的才回来,我感觉妻子有些疲惫,和我擦肩而过时身上有和平时不同的气味,看到妻子微红的脸,我心里一咯噔,不会吧,这么快就搞上了!  接下来付款发货异常顺利完成,我和妻子进办公室,倒上茶后问妻子,「这单利润还行呀!」  妻子道:「我可是用了浑身解数才拿下。」  「你说说。」我连忙问。  妻子说刚才握手时候,用手指头勾了勾赵哥的手心,在他们刚进库房赵哥就轻轻搂上妻子的细腰,妻子轻轻拍打他一下说:「那你看这张床如何?」  赵哥抚摸着妻子的粉脸道:「款式不错,就是不知道结实不结实,我们俩先试试好吗?」  说着就低头吻上妻子的嘴唇,手慢慢揉上妻子的双峰。  妻子轻声道一声:「你好坏!」  赵哥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呀,来让哥哥爱你好吗,小宝贝你放心,傢俱都从你家买。」  妻子嗯了一下,「赵哥放心,我们傢俱品质非常好。」  赵哥坏笑,「那我们试试床好吗?」  说着手轻轻伸进妻子双腿间轻轻揉揉搓搓,「嗯」妻子小声回答。  赵哥轻轻脱去妻子的内裤道:「我们先试试老汉推车吧!」  「嗯,」  赵哥抱起妻子,把妻子轻轻地放在床上。慢慢地打开妻子双腿,使妻子紫红色的私处完全向他开放,赵哥慢慢从腿部开始一直舔到阴部,在妻子的两腿之间爱怜疼惜地吮吸挑弄身体最敏感柔嫩的部份,使妻子的心和身体一起在快乐的浪尖起伏舞蹈。  赵哥的舌头像火焰一样,撩拨着那个点,当阴蒂那么一个小小的尖尖的一个点,含在赵哥的嘴里,所有的重心和知觉都集中下面那一点,赵哥重重地吮吸,饥渴地吮吸。  妻子的每一根神经都被往下牵扯,腹部以下坠胀酥麻,妻子双腿竭力分开控制着平衡,妻子的阴蒂似乎要被赵哥吸出来。  这时妻子除了无法克制的呻吟,身体也随着赵哥而起舞,像星火燎原迅速蔓延到全身。赵哥每一个动作的轻重缓急都会使妻子的心和身体一起颤抖,随之而来的不仅仅是情欲,还有无限温暖的爱意,内心也充满柔情。  妻子的身体不由自主地热烈地回迎着,赵哥抬起头,看着妻子微红的小脸,坏笑道:「宝贝舒服吧!」  妻子用柔媚的眼波白了赵哥一眼道:「坏人。」  赵哥心神一荡,起身紧紧拥抱着妻子,与妻子交颈忘我地相吻在一起,良久后,赵哥起身用手扶着他那坚挺狰狞的肉俸,缓缓对着妻子正在挺起迎接的私处,赵哥腹部与妻子腹部对齐,臀部缓缓发力,徐徐插进妻子的销魂洞。  直到尽根没入其中,妻子一声娇啼,伸手搂着赵哥和他抱在一起,俩人身体间一丝间隙也没有,赵哥顿时陷入了那种迷人的温软滑嫩地感觉中了。  良久,良久,赵哥吻着妻子的耳朵轻声道:「小宝贝叫我。」  妻子呻吟一声,「哥哥。」  「叫老公。」  「不,你不是我老公!」  赵哥轻笑道:「宝贝你错了,只要操你逼的都是你老公,对不对?」  说着赵哥郑重重地挺了几下臀部,妻子轻呼,「啊,老公,好老公。」  赵哥美的心花怒放,轻轻抬起妻子修长洁白的大腿,放在肩上,双手搂着妻子的细腰用力起来,妻子身体前迎,努力抬起美臀,尽心迎合着赵哥的尽情抽插……  说到这里,妻子喝了口茶,走进里屋坐在床沿上,我连忙跟着进去问,「你也不是那么随便的呀!」  妻子瞪了我一眼,「还不是你,多少天没理我了,这个赵哥看着顺眼,还坏坏地一本正经地的胡说八道,嘴还甜,是我喜欢的类型,不防还如此胆子大,不像对门的那个威,隔壁那个老张,还有那个老王,全都是有贼心没贼胆,就会花花口,最多是动手动脚一下,一玩真的,全都怂了,赵哥厉害呀,我就撩了他一下,进库房他把门一插,就敢搂着我的腰吻我,正好我也有点想。」  我接着说:「赵哥他喂饱你了没?」  妻子轻「嗯」说:「还高潮了!」  我酸酸地说:「你可舒服了!」  「还不是怨你!」  「我不对,我错了!」我连忙道歉。  妻子用柔媚的眼睛白了我一下,「口是心非,态度不端庄呀,呀!流了,给我拿纸。」  我连忙上前俩步一看道:「没纸了呀!」  妻子坏笑着伸手拉着我说:「老公你帮我用口清一下好吗?」  说完把我往地下恁,我双腿一弯,就跪在妻子的面前,妻子崛起美臀,轻轻地退下内裤,只见那销魂洞流出一些乳白色的精液。  妻子摸着我的头说:「来呀!」  「不行!」  妻子说:「不髒的。」  「不行!」  妻子说:「你不爱我了!」  「爱,但是不行!」  妻子有点生气地说:「以后还能不能愉快的沟通了,不想沟通就算了!」  「这、这我……」  「来嘛,老公乖……」  妻子说着话,就把销魂洞销魂洞奏到我嘴边。  「我……」我刚要说话,说时迟那时快,只见妻子把美臀一挺,那股乳白色的精液就全进入我的嘴里,顿时一股淡淡的奶腥味充满了我的口腔,我咂了咂嘴巴,也不难接受呀!  妻子一看高兴的咯咯笑,「老公快吃了,咽下去呀!」  看着妻子因兴奋而涨红的小脸,为了哄妻子高兴,在妻子期盼的眼神中,我就咽下去了!  妻子连忙问我,「味道怎么样啊?」  「还行吧,有点淡淡的腥味。」我说着。  「老公快快,里面还有,来嘛,接着吃……」  说着让我张嘴,就感觉更大的一股精液就流进我嘴巴里。  「老公接着咽,我听说它美容养颜可好了!」  只见妻子刺激的浑身嫣红,全身微微抖动着,还调皮地说着。  我把嘴里的精液咽下一多半,站起身子对妻子说:「乖你也尝尝。」  妻子一边说,「老公你好坏。」一边伸过嘴巴和我吻了起来。  我快速地退下裤子,把早就硬挺的鸡巴伴随着赵哥的精液插入了妻子的销魂洞,那个温热湿滑,真爽呀。  ……  好些天后,因订单需要去厂家,说好是妻子去的,快要出发时妻子过来说:「你去吧,赵哥说要过来。」  「他过来干什么?」我问道。  妻子拿起手机,打开微信说:「你看!」  只见赵哥微信说:  『美女老闆娘,我一个朋友换新房要买一套傢俱,我领他过去,在你家买。』  妻子回道,『好呀,太谢谢你了!』  赵哥,『就光谢谢啊,宝贝你太扣了呀,上次帮助你试试床结实不结实,我可是累的腰酸背痛腿抽筋。』  妻子说,『你讨厌!』  赵哥接着说,『你说我用尽力气出了一身汗,干活可没有耍滑头吧!』  妻子说,『那坏?』  赵哥道,『活干的宝贝,你满意吗?』  妻子无奈的说,『满意,好了吧?』  赵哥说,『可是你小气的连一碗麵条都没管。』  妻子说,『今天晚上请你,好吧?来我家,我老公出差,家里就我一人。』  赵哥道,『看来今天晚上的活肯定不少,你要给我多弄点好吃的呀。』  妻子问,『你想吃什么呀?』  赵哥回答,『煎几个羊外腰,燉个牛鞭,韭菜鸡蛋,大葱蘸酱,在来瓶劲酒。』  妻子说,『没问题包你满意。』  赵哥道,『吃饱好干活呀!』  妻子回他说,『坏人。』  我一看说:「你们可都商量好了呀,我不去行不行啊!」  妻子晃着我的胳膊说:「我知道你最爱我,是不是呀?」  我说:「是呀,我去,我去行了吧!」  「老公你真好,谢谢你。」  妻子和我分开后,就去菜市场买完菜,回到家里切菜炒菜一气呵成。  接着洗澡,换上一件修身白衬衣,一步裙,化了淡妆,顿时增添了不少风情,只见妻子身材高挑,前凸后翘,举止优雅,充满了韵味,那一对涨鼓鼓、呼之欲出的乳房,挺翘丰满的屁股如此诱人。  电话这时突然响起,妻子接通电话说出我家位址,挂了电话。  妻子想着赵哥马上要来了,赵哥该怎么开始跟自己做,赵哥会怎么做前戏?  自己那个诱人的身子在被赵哥慢慢剥掉衣服,进入自己的身体后的美妙,突然听到门上传来了敲门声。  这一刻,那单调的敲门声比世上最美妙的音乐都要好听,妻子深吸一口气,慢慢的过去,打开了门,只见赵哥一手拎着水果,一手拎着一箱加多宝站在门口。  妻子的声音已经激动的颤抖:「你来啦?快进来。」  妻子侧过身子,让赵哥进入我家。  赵哥进屋边放下水果边说:「宝贝咱家收拾的可真乾净,好温馨呀!」  妻子笑骂:「混蛋,这是我家。」  赵哥嬉皮笑脸道:「小宝贝,你今天也是我的呀。」  赵哥走过来轻轻地搂着妻子的细腰,妻子的粉脸就显现在赵哥眼前,美丽,脸上又有两朵红晕,妻子的眼睛此刻是那么清澈,有那么一点羞涩。  赵哥左手搭着妻子的肩膀,右手食指中指歪曲,轻轻的在妻子光滑的脸蛋上滑动着,此刻赵哥看着妻子的眼神所流露的情欲,真心一点也不造作。  妻子轻轻咬着下唇,赵哥能明显感到妻子的呼吸粗重了,赵哥慢慢地解开妻子身上的衬衣,双眼紧紧的盯着妻子已裸露在外的半个乳房,白色的胸罩明显无法掩盖这一对丰满坚挺的奶子,那紫色的乳晕调皮却又含羞的探出一半身影,赵哥脱掉衬衣扔在地上。  妻子的双手探到身后,然后赵哥看到了让他差点流鼻血的一幕,白色的胸罩松动了,随着妻子双手的摆动,终於完全离开了它掩盖着的雪白而饱满的乳房。  赵哥眼睛被那一对乳房所充斥着,樱桃般的乳头骄傲的挺立在峰顶,此刻赵哥呼吸粗重,像一头发情的雄狮,猛地扑向妻子,紧紧的抱着妻子,嘴向妻子那柔软温暖的双唇吻去……  妻子轻轻的「嗯」了一声,声音便像被切断了似的,因为赵哥已吻住妻子的唇,赵哥的舌头迫不及待的向前探去,妻子早已张开她的嘴迎接了这个不速之客。  赵哥的舌头与妻子那柔软灵动的舌头交合在一起,赵哥知道此刻是粗鲁的,是疯狂的,赵哥用力的吮吸着妻子的舌头,妻子的唇,妻子是如此配合的回应着赵哥,坚挺的胸部顶着赵哥的胸膛,赵哥能清楚的感觉到她那两粒可爱的乳头触动。  赵哥一手紧紧的扳着妻子的头,不让妻子的唇离开他的嘴,一手在妻子光滑的后背游走着,慢慢的移动到腰部处,拉开了妻子裙子的拉炼,那短裙离开了妻的身子,赵哥将妻子横抱起,轻轻的放在床上。赵哥的右手还未从妻子的脖子下抽出,左手早已迫不及待的摸上了妻子的乳房,饱满,柔软,有弹性,赵哥一个手根本无法覆盖全。  妻子的乳头硬硬的顶着赵哥的手掌心,赵哥手掌蠕动,轻轻的回应着坚挺的乳头,乳头是妻子比较敏感的部位,赵哥才触碰了两下,妻子便「嗯,嗯」的轻吟着……  赵哥轻吻着她,额头,脸蛋,脖子,慢慢的移动到妻子的胸口,那一双乳房还是傲然的立着,当赵哥一口含住了妻子另外一个乳头,妻子「啊」的一声长长的呻吟。  妻子的呻吟越来越短促,身子慢慢弓起,赵哥一口吸住半个乳房,妻子「啊」  的一声,双手抱住赵哥的头,用力的往赵哥胸口顶去,仿佛要将整个乳房塞进赵哥的嘴巴。  赵哥左手伸向妻子的下体,拉住那条半透明的白色内裤,妻子顺从的抬起臀部,让赵哥将内裤褪掉,赵哥从妻子大腿内侧慢慢的移到阴部,那里早已氾滥,赵哥手指从妻子的阴唇划过,直接触碰到那一点已突起的阴蒂,妻子猛地身子抽搐着,赵哥嘴巴往下移着……  妻子阴毛比较茂盛,因为早已湿透的缘故,有一两撮紧紧的粘合在一起,赵哥趴在妻子的下体处,双目紧紧的盯着这个美丽可爱的蜜洞,张开嘴巴,一把含住了整个阴唇,妻子又「啊」的一声,一股沐浴露的淡淡幽香,当然也有一点其他味道,可是混合了香味,这股味道却更加触动赵哥的味觉。  赵哥舔弄几下,看看妻子的阴部,看到阴道不停的张合着,那个淡紫色的菊花洞,赵哥伸出舌头,舔弄那一朵含苞待放的菊花,一会儿舌头狠狠的往菊洞里钻,一会儿舌尖又快速的在阴蒂滑来滑去,一会儿又含住整个阴唇吸弄着,妻子双腿紧紧的夹着赵哥,臀部不断的太高,以便能让赵哥更加深入,给予妻子更强的刺激。  妻子的呻吟已经毫无规律,当赵哥舔弄蜜洞时妻子憋着一口气,当赵哥猛地逗弄阴蒂时妻子便「啊啊」不断,听着好像是低声哭泣似的。  终於在一个点,妻子身子猛地弓起,然后身体不停微微颤抖,呻吟夹杂着低泣急速的回荡在赵哥的耳边,是的,妻子高潮了。  赵哥双手撑在妻子的两侧,俯身看着妻子,高潮着的妻子是如此的性感,如此的动人,妻子双眼眯着,嘴唇微张,正在急促的喘息,脸上的潮红显示着妻子正在享受着高潮的过程。  「小宝贝,我爱你。」赵哥说。  妻子摸索着握住赵哥的老二,轻轻的往妻子的阴道而去,左手抬起,抚摸着赵哥的脸,动情的说:「好好爱我。」  赵哥下体一挺,整根顺畅的插入了妻子的蜜洞,那温暖湿滑的阴道壁紧紧的包裹着赵哥,畅美无以言表。  妻子双手紧紧搂着赵哥的背,双腿张的开开的,臀部轻轻蠕动迎合赵哥的抽插,那么默契,那么和谐,好像他们已经做过了无数次的爱。  妻子很清晰的感受到,那么些年的那么多次的做爱,没有一次比得上此刻的畅快淋漓,赵哥的手也不停的一时紧紧的握住妻子的乳房,一时又狠狠的抓住妻子的臀部,他们的喘息混合在一起,夹杂着妻子低低的呻吟,一切显得那么自然。  赵哥的表现也是那么好,老二一直坚硬如铁,赵哥不停的抽插着妻子,额头脸上的汗水不停的滴落下来,滴在妻子的脸上,妻子体贴的用温柔的双手帮赵哥擦去汗水。  妻子脸上的那一抹潮红又慢慢的显现出来,赵哥边加强力度节奏边说:「宝贝叫我。」  「哥,」妻子叫着。  「叫老公!」  「老公,老公,爱我!」  忽然,赵哥感到肩膀上一痛,妻子已狠狠咬着赵哥的肩膀,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缠着赵哥,妻子又高潮了。  赵哥心里充斥了骄傲,征服感油然而生,赵哥也紧紧的抱着妻子,妻子的乳房紧紧的贴在赵哥的胸口,柔软而湿滑,他们静静的享受着高潮的美妙滋味。  良久,妻子说:「起来,吃饭了。」  赵哥用力捏了一下妻子的椒乳说:「小宝贝,叫老公。」  妻子白了赵哥一眼,「老公吃饭了!」  赵哥坏笑道:「宝贝你真是个小骚货。」  「嗯,老公我是你的小骚货。」  妻子起来要穿衣服,赵哥说:「宝贝,别穿衣服了,一会还要脱麻烦。」  妻子「嗯」了声,「老公,宝贝听你的。」  妻子熟练地把菜端上桌子问,「老公你喝点什么酒?」  赵哥赤身裸体坐在沙发上说:「红酒吧,气氛好。」  赵哥也许是有点饿了,和妻子一起大口把菜吃了个七七八八,连说:「好吃,这菜大补呀!」  妻子娇笑,「好吃你多吃点。」  赵哥坏笑,「多吃晚上才能有力气操你的小浪逼。」  妻子粉拳对着赵哥一晃,「讨厌!」  赵哥搂着妻子的细腰说:「宝贝过来坐我怀里,我们喝一个合卺酒。」  妻子轻坐在赵哥怀里,顺手拔了拔赵哥的男根一下,有点不硬,赵哥笑道:「傻瓜插进去不就好了!」  「也是啊!」妻子跨坐在赵哥身上,扶着赵哥的玉茎进入妻子的阴道,然后一起端起酒杯。  只见双臂相互交叉在一起,妻子与赵哥同时双眼含情脉脉地望着对方,赵哥这时轻轻挺了挺男根,妻子一声轻吟。  「哦,来宝贝我们乾杯。」  「嗯,」  他们抬手一饮而尽,赵哥问:「宝贝这样喝交杯酒刺激吧!」  「老公你花样真多,不过你好棒。我很快乐,老公你抱我上床。」  「宝贝,我想你在上面,我想看着你主动。」  妻子点点头,赵哥看到一丝不挂的妻子,坐在他的大腿上,腰肢轻轻扭动,臀部微微摆动,挺翘饱满的奶子随着抖动,当妻子扬起她的头,闭上眼睛,微张的嘴里喊出阵阵销魂的呻吟时,这一幕让赵哥好兴奋。  妻子很有经验的在赵哥的身上不停摆动着,双手在赵哥的胸膛上抚摸,时不时的轻触下赵哥的乳头,也会俯下身来吻赵哥,渐渐的,妻子的腰肢摆动的越来越快,赵哥能清楚的感受到妻子的阴道不时的轻轻夹住他的老二,刺激越来越强,赵哥双手握住她的两瓣屁股,嘴不停的吻向妻子那抖动的双乳,随着摆动越来越快,赵哥「啊」的一声,精液不停的往妻子的蜜洞里发射而去,一次,两次,三次,射的那么用力。  此时的他们真的已是精疲力竭,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十多分钟后,赵哥摸着妻子大腿的手慢慢转移到臀部,中指从股沟慢慢的移下去,碰到了菊花洞,妻子臀部一紧,赵哥问:「小宝贝这里有没被干过?」  「没有,老公一直想要,可是我怕痛,一直没有给。」  赵哥心里一喜,欢呼一声,「小宝贝我爱你!」  妻子顿时明白什么意思了,娇声,「老公我也爱你!」  赵哥把妻子抱起,就往洗手间里,赵哥打开莲蓬头,从妻子身后搂着她,一起沖刷,然后赵哥让妻子蹲下身去,把玉茎送上,妻子双手扶着赵哥的腰部,张开嘴含住了赵哥的老二,舌尖绕着龟头打转,舔着马眼,赵哥低头看着自己的老二在妻子的嘴里进进出出,小兄弟倒也很争气的勃起到很硬。  赵哥感觉到老二已经很硬了,从边上挤了一点沐浴露擦拭在自己的玉茎上,接着赵哥又倒了点沐浴露伸到妻子下体涂抹了一下,然后让妻子转过身去,双手扶着梳粧台,将屁股微微翘起,从镜子里看着赵哥,赵哥把老二对准了妻子的菊洞后,搂着妻子洁白的屁股慢慢的往后移过来……  因为涂了沐浴露润滑的缘故,龟头轻易的刺进了妻子的屁眼,妻子猛地深吸一口气,紧紧抿着嘴巴,又一点一点的向后靠过来,当赵哥的龟头滑入妻子的菊洞,整个龟头被紧紧包住的快感好爽。  「老公把这第一次给了你。」赵哥得到了妻子「第一次」,从妻子的脸色赵哥可以看出,这一次妻子是多么的疼,她忍得脸色都发白了,为了分散妻子的痛苦,赵哥问:「宝贝你老公给你破处时有这么痛吗?」  妻子嫣然一笑,「他什么第一次也没得到。」  「宝贝你对我真好,让我好好地爱你。」  「嗯,老公……」  赵哥双手不停的抚摸妻子的乳头,阴蒂,只为了在那疼痛中给妻子带来一丝的快意,因为菊洞的紧凑,赵哥很快就射精了。  一天后我回到家,见妻子懒洋洋地赖在床上,「是不是累着了呀?」我搂着妻子问。  妻子矜持地笑,「九次呀!厉害呀,我的哥,你可过年了!」  两个月后,妻子突然有了妊娠反应,我和妻子顿时傻了眼,这是我的还是赵哥的,孩子要不要生下来,六神无主呀?  妻子哭起来,「呜呜……老公,怎么办?谁能帮忙?我不想要这不知谁人的孩子,我只想要真正你和我的孩子,呜……呜呜……」  「好了!不要哭了,让我想想。」  「呜呜……呜呜……」妻子仍然哭着。  「不若明天和你去医院做人流吧!」  妻子停了哭泣,泪眼看着我,「嗯,好的,老公……还是你最好!以后我也不敢对别人发骚了!」                【完】[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